<address id="zfvl7"></address>

      <em id="zfvl7"><pre id="zfvl7"><dl id="zfvl7"></dl></pre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zfvl7"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zfvl7"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fn id="zfvl7"></dfn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7-15 22:37:50新京報 記者:張坤玉 編輯:吳冬妮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授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長安》崔器死了!他為什么說話總怪怪的?演員來告訴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7-15 22:37:50新京報 記者:張坤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塑造人物時,蔡鷺覺得崔器應該有個“包袱”。他跟導演曹盾商量,希望給崔器加一個兔唇,導演問他為什么,蔡鷺說這能讓別人瞧不起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你看了熱播劇《長安十二時辰》,就會一眼認出他,這不是總扛著兩個錘子的崔器嗎?在7月15日播出的最新一集中,他領了盒飯,正式下線。崔器終于在最后,在自己的名牌上用血跡寫上了長安二字,從此榮耀與他同在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藝人供圖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少了嘴角那一道疤,說話也不用咬著后槽牙,一臉陽光的蔡鷺,看起來和崔器有點像,但又有點不一樣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此之前,蔡鷺曾出演過電影《解救吾先生》,飾演和“吾先生”一起被綁架的“慫人質”小竇,在電視劇《海上牧云記》里,他還扮演了瀚州強盜般的部落首領赫蘭鐵轅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電影《解救吾先生》劇照,右側為蔡鷺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蔡鷺6歲隨父母移居美國,語言不通、文化不同,他融入不了美國生活的感覺,就像融入不進長安的崔器一樣。上初中時蔡鷺選修了表演,大學畢業后回國考入北京電影學院碩士班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后他暗下決心,給自己三年時間去闖蕩,萬一混不下去了,就回美國上班。沒想到這一拍就拍到現在。問他,理想是什么,他想了想說:“能養活家,每年拍兩三部戲,陪家人出去度假兩次。”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關于崔器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兔唇、手搓名牌都是特別設計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塑造人物時,蔡鷺覺得崔器應該有個“包袱”。他跟導演曹盾商量,希望給崔器加一個兔唇,導演問他為什么,蔡鷺說這能讓別人瞧不起他,“因為兔唇是從小到大的印記,它不同于傷疤,戰場上的疤痕是榮耀,只有兔唇才能讓我有自卑的出發點。”兔唇貼上去不是很明顯,蔡鷺就又給自己加了嚼薄荷葉的細節,“讓觀眾的注意力更集中在嘴巴上。”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蔡鷺在微博上曬出了自己的上妝圖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崔器的籍貫是“隴右道”,他哥豁出性命就是為了讓他留在長安。蔡鷺為此給自己加了一個小動作,“士兵胸前掛的那個牌子背面都會寫著他的籍貫,我就一直用大拇哥搓那個牌子,因為崔器希望有一天牌子的后面變成一道黑杠,他不想讓人知道他來自隴右道,因為他覺得這讓別人瞧不起。”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少年經歷,像極了崔器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蔡鷺爸爸在他三歲時,就前往美國留學。第二年,媽媽也去了美國。蔡鷺6歲時,家人決定讓他去和爸媽團聚。是媽媽的一個朋友陪他飛到美國的,“那段經歷,讓我變得獨立性更強,這也是為什么我后來能一個人回國。我不怕孤單,雖然我會孤單,但我慢慢學會怎么去應對。”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初到美國的蔡鷺,幾乎不會說英文。小學一年級第一天去學校時,他教會了所有同學說一句中文,那就是“什么?”說到和同學們的相處,蔡鷺說,“其實大家都很正常,也沒有什么惡意,就是聽不懂,他們也不會排斥誰,都很努力地在聽,我也會很努力地拼出我知道的東西。”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電視劇《海上牧云記》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蔡鷺和曹盾在《長安十二時辰》前一直都有合作,“之前我們剛剛合作了《海上牧云記》。他和我說覺得‘十二時辰’里有一個角色特適合我,但也沒說是誰,就說你有沒有過這種感覺,一直想變成一種人,但是一直不被認可、一直被排斥。”這讓蔡鷺想到了自己的經歷,“在美國還是會有種族歧視的,而且你知道你的根在哪,那種感覺很像。”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初學表演,為提高學分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蔡鷺畢業于紐約大學,是經濟和政治雙學位,但他同時在選修表演,“從初中開始就學表演。”最開始選修并非因為喜歡,“我其他科目的成績一直都是B+、B-,就覺得選修表演很輕松,而且可以幫我把總分拉上來。”慢慢地,蔡鷺發現表演課他一直都做得很好,“大學讀經濟,是覺得父母花了很多錢供我上學,要有一個拿得出手的學位,但我的興趣并不在那上面。”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蔡鷺在美國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畢業后,蔡鷺決定回國學習表演,“我在美國上的第一堂表演課,老師就講,在當地15%的人能通過表演養活自己,其余85%,還需要再找一份工作來維持自己的演員夢。”最初,蔡鷺回國考試并沒有直接去考北京電影學院,而是去了香港。“因為我看到80%的電視劇和電影都是香港出品的,所以一直以為中國的好萊塢在香港。”在香港待了一段時間后,蔡鷺來到北京,“北京電影學院給人的感覺就是很踏實,都是想學這一行的人,能交到朋友。”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蔡鷺從北電畢業后,經歷了一年半的“失業期”,但因為簽了公司,他還是覺得有安全感的,“反正有人在外邊給我找工作,我就安心玩,保持心態。”那段時間,他和朋友騎自行車去了南京,還參加了一個壘球隊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佳音的苦,看到我服氣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和很多男演員不一樣,蔡鷺說他是個很懶的人,不拍戲時肯定不健身,“我只在拍戲的時候維持需要的狀態。”拍《長安十二時辰》前,蔡鷺剛剛拍完另一部戲,劇中他需要增肥,“我當時很開心,假公濟私吃得胖了一點。”后來曹盾導演找到他的時候,看著圓圓的蔡鷺說:“你是不是要減減肥呀!”蔡鷺用了兩個月的時間從84公斤減到了77公斤,“每天就是吃沙拉,堅持運動,跑四到五公里。”兩個月后,蔡鷺進組了,跟武術組開始訓練,身材也慢慢變得更健壯起來。
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劇中,蔡鷺有不少動作戲,不過他說,全劇最苦要數雷佳音,“從冬天到夏天,他吃的苦我已經看服了,冬天,他穿很薄的衣服,我還有一個大盔甲,活動活動就暖和了,他呢,要么凍病了,要么中暑。”有一場戲,需要雷佳音將穿著盔甲的蔡鷺抱起來再摔在地上,幾條下來,不但手被盔甲劃破,胳膊的肌肉還拉傷了。“我看他打的時候,就覺得太辛苦了,雖然大家都羨慕男主角,但是這個苦不是誰都能吃的。”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新鮮問答】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報:劇集開播后很多人罵崔器,你怎么看?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蔡鷺:我早就做好思想準備了,演員就是在夸和罵之間的一個行業。我要找他的原因,他在罵什么,是因為他不喜歡這個角色,還是他覺得我的演技差,我會對演技差的評論,多一些思考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報:網友發現,你此前曬的劇本上還標注了音標?
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蔡鷺:是的,這些字我都認識也會讀,但拼在一起就比較繞口,為了更好地背下臺詞,我就把拼音標在劇本上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報:你自己追劇嗎?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蔡鷺:追,我一般會看三遍。第一遍先看整體,第二遍看我的表演,第三遍看彈幕。我以前特別怕看彈幕,因為有時被罵得很慘,心特虛,但這次我看彈幕就覺得太搞笑了,忍不住,知道馬上我出場,他們要說什么,我就開始笑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報記者 張坤玉  藝人供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編輯 吳冬妮   校對 翟永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點擊加載更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一天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一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一月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回到PC版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西11选5江西11选5平台江西11选5主页江西11选5网站江西11选5官网江西11选5娱乐江西11选5开户江西11选5注册江西11选5是真的吗江西11选5登入江西11选5快三江西11选5时时彩江西11选5手机app下载江西11选5开奖 宿州 | 运城 | 朝阳 | 张家口 | 郴州 | 武威 | 东方 | 丽江 | 宁夏银川 | 海南海口 | 秦皇岛 | 日土 | 安康 | 克孜勒苏 | 定西 | 辽宁沈阳 | 果洛 | 莒县 | 山西太原 | 慈溪 | 南平 | 正定 | 昌吉 | 邹平 | 香港香港 | 灵宝 | 辽阳 | 茂名 | 阳春 | 宁波 | 龙口 | 潜江 | 改则 | 五家渠 | 江西南昌 | 呼伦贝尔 | 池州 | 泗洪 | 大理 | 泉州 | 定安 | 抚州 | 长兴 | 宜都 | 宜春 | 抚顺 | 邹平 | 图木舒克 | 诸城 | 韶关 | 周口 | 呼伦贝尔 | 和县 | 肇庆 | 大庆 | 神木 | 郴州 | 莱州 | 聊城 | 六安 | 秦皇岛 | 厦门 | 马鞍山 | 佛山 | 枣庄 | 陵水 | 阿坝 | 池州 | 永康 | 任丘 | 安顺 | 阜新 | 德清 | 张北 | 琼海 | 绥化 | 惠东 | 永新 | 恩施 | 遵义 | 湘西 | 中卫 | 黑龙江哈尔滨 | 抚顺 | 济南 | 义乌 | 通辽 | 灌云 | 宁德 | 嘉兴 | 西藏拉萨 | 梧州 | 德清 | 五指山 | 淮南 | 晋江 | 江西南昌 | 昆山 | 宜都 | 葫芦岛 | 潍坊 | 崇左 | 七台河 | 新泰 | 防城港 | 铜仁 | 兴化 | 衢州 | 灵宝 | 本溪 | 忻州 | 安顺 | 朔州 | 项城 | 甘南 | 临汾 | 青州 | 诸城 | 咸宁 | 昌吉 | 海丰 | 香港香港 | 安吉 | 溧阳 | 海宁 | 宜宾 | 眉山 | 澳门澳门 | 西双版纳 | 益阳 | 咸宁 | 池州 | 定西 | 玉林 | 咸阳 | 喀什 | 攀枝花 | 宁德 | 四川成都 | 南京 | 建湖 | 阿克苏 | 固原 | 滁州 | 黔南 | 莱芜 | 沭阳 | 崇左 | 承德 | 鄂州 | 丹东 | 东莞 | 佳木斯 | 基隆 | 南京 | 菏泽 | 钦州 | 陵水 | 日土 | 梅州 | 郴州 | 湖州 | 萍乡 | 云浮 | 曹县 | 延边 | 汉川 | 宁德 | 库尔勒 | 兴安盟 | 池州 | 莆田 | 永新 | 咸宁 | 泸州 | 公主岭 | 南阳 | 阿坝 | 南京 | 咸宁 | 淄博 | 大丰 | 三河 | 邢台 | 钦州 | 庄河 | 牡丹江 | 绍兴 | 巴中 | 漯河 | 吕梁 | 庆阳 | 眉山 | 黄石 | 白银 | 鹤岗 | 宜春 | 大兴安岭 | 甘南 | 金坛 | 明港 | 武威 | 包头 | 江苏苏州 | 天长 | 玉树 | 江西南昌 |